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正史有趣 丨 “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受制

从反对“用夷变夏”到“师夷”的转变

[img]uploadpic/20072/200721445206037.jpg[/img]1840年的鸦片战争是中华民族难以抹去的屈辱记忆,正是在那场战争中,号称“天朝上国”的清王朝被前来叩关的英国打得落花流水,被迫签订屈辱的《南京条约》。从此,中国一步步坠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但与此同时,先进的中国人也开始了向西方寻找救国救民真理的艰难历程,而魏源则是开风气之先的杰出代表之一。魏源,字默深,湖南邵阳人。鸦片战争中,他参加过浙东的抗英斗争,对英军的战舰、大炮等新式武器的威力有一定了解。鸦片战争失败后,他受林则徐嘱托,于1842年编成《海国图志》一书,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思想,为中国近代思想的发展提出了一个全新命题。所谓“师夷”,就是向西方学习,在今天看来,这是非常普通的主张,没有人会对此提出异议,但在魏源生活的时代,这可是石破天惊之论。因为当时中国古老而沉重的国门刚刚被打开,人们满脑子装的都是传统的“天朝上国”、“华尊夷卑”观念,只主张“以夏变夷”,对“以夷变夏”是想都不敢想的。为了说服人们接受自己的“师夷”主张,魏源不得不对中国历史上的土“夷”与如今来自欧美的洋“夷”作一番区分。他写道:所谓“蛮狄羌夷之名”,指的是那些居住在中国周边而未知“王化”的少数民族,而不是来自欧美的具有高度文明的外国人。我们虽然顺从习惯,将来自欧美的外国人称为“夷”,但实际上他们与中国历史上的土“夷”是不同的,他们“明礼行义,上通天像,下察地理,旁彻物情,贯串古今”,是天下的“奇士”、域内的“良友”,值得我们学习。他还批评那些坚持“华尊夷卑”的传统观念、反对“师夷”亦即向西方学习的人,是株守一偶、夜郎自大的“夏虫井底之蛙”。当然,他也提出,向西方学习,并非学习西方的一切,而是要学习西方的“长技”,也就是西方比中国先进的东西。那么,什么是西方的“长技”呢?基于对鸦片战争失败原因的反思(中国军队武器的落后是鸦片战争失败的原因之一),魏源认为,“夷之长技”有三:一是战舰,二是火器,三是养兵、练兵之法。他还依据自己对西方的了解,在书中对当时绝大多数的中国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量天尺、察天筒、定时钟、天船、风铳、甲板船、千里镜、天炮、水琴、风琴、风锯、水锯、风磨、水磨、吊桥、显微镜、自来水、自转礁、乐柜等作了较为详细的介绍,还提到了刚刚发明不久的意大利伏打电池、静电仪、避雷针等。如果用传统的眼光来看,魏源所介绍的这些“夷之长技”都是“奇技淫巧”,“形器之末”,是万万不可学的。一旦学了这些“奇技淫巧”,一个人就可能玩物丧志,道德沦丧,社会风气也会因此而败坏下去。当时一些愚昧无知的顽固保守派官僚和士大夫,也正是以此为理由,反对“师夷长技”,向西方学习的。对于这种观点,魏源进行了严肃批驳。他指出:古代的圣人,刳舟剡楫,以济不通,弦弧剡矢,以威天下,这些难道也是形器之末?指南针制自周公,挈壶创自《周礼》,这些都是有用之物,是奇技但不是淫巧。今日西洋的器械,借风力、水力、火力,夺造化,通神明,竭耳目心思之力,以供民用,这又有什么不好呢?因此,“夷之长技”不仅不是“奇技淫巧”,相反有利于国计民生,符合“圣人之道”。他特别强调,“师夷”必须抓紧时机,加快进行,因为“时乎时乎,惟太上能先时,惟智才能不失时”,机不可失,时不可待,“师夷”是等不得的。在魏源看来,“师夷”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制夷”。所谓“制夷”,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要战胜和制止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略,改变中国落后挨打的局面,从而使中华民族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因此,如果说“师夷”体现的是魏源思想的开放性,那么,“制夷”体现的则是魏源思想的爱国性。“师夷”与“制夷”,开放与爱国,是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彼此不能分离,更不能割裂。不“师夷”,就不可能“制夷”,但“制夷”又必须以“师夷”为前提。鸦片战争的惨痛教训,已使魏源初步认识到中国远比西方资本主义列强落后,落后者只有向先进者学习,并奋起直追,才有战胜先进者的可能,否则,将永远落后,永远挨打,永远受西方列强的欺负和蹂躏。魏源进一步指出,“师夷”有“善师”和“不善师”之分,“善师”的人,才能制服“四夷”;“不善师”的人,则被“外夷”制之。可见,“善师”与否,是“师夷”能否取得成效的关键。那么怎样才是“善师”呢?首先,要“洞察夷情”。这是“师夷”能否取得成效的前提。用魏源的话说,要“师夷”,必先了解夷情,要了解得像对自己的桌子、床席和睡觉、吃饭那样一清二楚。而要了解夷情,就应设立译馆,翻译夷书,把西方国家的有关情况介绍给中国人。在《海国图志》中,他就对世界各国尤其是欧美国家的地理位置、历史沿革、气候物产、交通贸易、民族风俗、文化教育、宗教历法等作过较为详细的介绍。其次,要重视人才。这是“师夷”能否取得成效的条件。在他看来,得一伯乐,天下就没有不能驾驭的良马;得一良将,天下就没有不能抵御的外侮。国以人兴,功无幸成,只要励精图治,重视人才,就没有不富国强兵的道理。所以,一个国家的贫弱,并不是看它的财用充足与否,而是看它有无人才,“财用不足国非贫,人才不竞之谓贫。”为解决“师夷”人才的匮乏问题,他建议在得风气之先的福建、广东二省增试水师一科,有能制造西洋战舰、火轮舟、飞炮、火箭、水雷、奇器的人,给予科甲出身;有能驾驶飓涛、熟悉风云沙线、会使用洋枪洋炮的人,给予行伍出身。他们都由水师提督考取,会同总督选拔,送京验试,分发沿海水师教习技艺。他还主张聘请法国、美国、葡萄牙等国技师,传授技术,楚材晋用,以便能“尽得西洋之长技为中国长技”。再次,要奋发图强。这是“师夷”能否取得成效的保证。他指出,“愤与忧,天道所以倾否而之泰也,人心所以违寐而之觉也,人才所以革虚而之实也。”“愤与忧”既是挽救“天道”、“人心”、“人才”的动力,也是“师夷”能否取得成效的保证。中国虽然在鸦片战争中失败,但只要我们发愤图强,振奋精神,去虚伪,去粉饰,去畏难,去养痈,去营窟,“以实事程实功,以实功程实事,艾三年而蓄之,网临渊而结之”,不说空话、大话,脚踏实地地苦干、实干,充分利用“天时人事,倚伏相乘”的有利条件,把西方先进的东西学过来,那么中国就一定能“风气日开,智慧日出,方见东海之民,犹西海之民”,成为像欧美那样的富强国家。西汶艺术网鸦片战争后,面对西方列强的侵略,有的人被列强的“船坚炮利”吓破了胆,认为中国今后只能对外妥协,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以求“中外相安无事”。还有的人虽然对中国在鸦片战争的惨败痛心疾首,要求“攘夷”“剿夷”,但他们提出的“攘夷”“剿夷”办法是老一套,缺乏可行性。而魏源则通过对鸦片战争失败原因的认真反省,既认识到了中国的落后,承认西方列强有其“长技”,同时又没有丧失反抗列强侵略的勇气,认为中国只要把列强的“长技”学到手,就一定能打败侵略者。正是基于这两方面的认识,他提出了“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思想。这一思想后来成了向西方学习的思想源头,在中国近现代思想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8722 1

从一定的角度看,正是由于急功近利,仅仅学习所谓“长技”,所以没有收到预期的“制夷”效果。如果要说其直接的现实效果的话,倒有两个值得注意:一是为清王朝的垂死挣扎拖延了时间,可算是起了苟延残喘之功效;二是“师夷长技以制民”,在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和后来的仁人志士时,倒是发挥了“制夷”不曾发挥的作用,成批的国人倒在所谓“长技”的洋枪洋炮之下,这不能不说是对“师夷长技”的一种绝妙讽刺。

“师夷长技”,原出于魏源所说的“师夷之长技以制夷”。这个口号,是在抵抗英国侵略的鸦片战争中经过*军事实践提出的。在鸦片战争前,大清帝国的君臣们,习惯于老大自居,坚决反对“用夷变夏”,总以为天朝的一切应为“夷”所“师”,如果谁要以“夷”为师,那简直是大逆不道,鸦片战争中,英国的洋枪洋炮沉重地打击了装备落后的中国军队,使亲临前线而又比较开明的林则徐认识到,失败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中国军队的“器不良”、“技不熟”:要战胜敌人,除“胆壮、心齐”而外,必须做到“器良、技熟”。他认为,如果枪炮等火器与洋人相埒,“则不患无以制敌”。于是林则徐、魏源等先进的*家、思想家逐步形成一个认识,要“制夷”必须火器能赶上洋人,要能迅速地赶上洋人,只能“师夷长技”,即学习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科学技术,尤其是军事技术。从闭关锁国到“师夷”的提出,这应该说是先进的中国人要求变落后为先进、变贫弱为富强的一个重大思想转变。“制夷”当然为人们所欢迎,但为“制夷”而去“师夷”,却是违反清王朝长期以来闭关自大的常规的,自然要被“深闭固拒,尊己而抑人”的顽固守旧派目为离经叛道而群起攻击。然而,学习外国先进科学技术以改变中国的落后面貌,毕竟是历史发展的趋势,是任何力量阻挡不了的,于是中国社会逐渐形成了学习西学的思潮。

在此,不想人云亦云,谈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历史进步意义,而是想剑出偏锋,就其观点的局限性弄几下爷头。


时间:2007-3-9 17:47:53 来源:不详

由于这种夷夏观的影响,封建统治者往往盲目地固守中国中心论思想,朝野上下怀抱“四海之内,天朝为大”的观点,执行闭关主义政策,数千年来,“徒知侈张中华,未睹寰瀛之大”。长期实行闭关锁国政策,对世界几乎一无所知,夜郎自大,惟我独尊,而把西方国家视为“蛮夷小邦”,乃“大清子民”。

[1][2][3][4][5][6][7]下一页

很明显,“师夷长技以制夷”这一新思想并未能挣脱传统夷夏观的束缚,并未能冲破“中国中心论”的网罗,并未能突破传统夷夏观的藩篱,并没有走出祖先为他划定的圈子,传统夷夏观的烙印在他身上清晰可见,在他文章中也显露无遗。

当然,魏源是那个特殊时代的人,对他求全责备,是不符合历史现实的。但是,要想在积贫积弱的旧中国“师夷长技以制夷”,要想变“东海之民”为“西海之民”,其想法虽好,岂非空想乎?我们不能简单地在这片有着几千年传统思想和文化积淀的特殊土壤中,简单地“师夷长技以制夷”,简单地移栽资本主义之花是结不出好果实的。

魏源仅仅是一位开明的思想家,由于自身的局限而导致他只关注到对手的表象,只在器物层面上趑趄不前,妄想一口吃成胖子,以为造几艘船舰、几把火器,便能击退洋人的侵略,便能强国富民。诚如梁启超所言:“鸦片战役后,则有魏默深《海国图志》百卷,……中多自述其对外政策,所谓‘以夷攻夷’、‘以夷款夷’、‘师夷长技以制夷’之三大主义,由今观之,诚幼稚可笑。”

事实上,“师夷长技以制夷”一直被认为是一条可行的方法,但可笑的是,国人总带着“夷人”的有色眼镜来看待西方,总以为“儿子”打“老子”,而事实上是我们一直在“师夷”所谓“长技”,也一贯是“先生”打“学生”。正如余杰所言,我们想“以夷制夷”,却总是“为夷所制”,这不能不引起我们深深的反思。

有些文章夸大其辞把其说成是近代第一个现代化方案,其实,它的提出,主要是出于军事方面的考虑,“夷之长技三:一,战舰,二,火器,三,养兵、练兵之法”,由此可知,他倡导“师夷长技以制夷”,主要是要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造船造炮,装备水师,以便抵抗侵略。

鸦片战争时期,中国的世界意识尚处于萌发期。这种对世界的认识是在战争的剧痛过程中,从“制夷”的需要去关注时势、寻求新知、“师夷长技”的,因此,不可避免地带有急功近利性。

更深层次地看,其根本目的乃是为了“保君”、“保皇”,“其不变者,道而已。”当然,二者并不矛盾,“师夷”是为了“制夷”,“制夷”是为了“保君”。鸦片战争爆发后,道光帝最大的心患是担心洋人侵华后有无取代皇帝的异谋,而非外敌的入侵。同样,面对外敌的入侵,统治阶级,无论是妥协派还是主战派,都有一条共同的纲纪,即保皇保君,而不是中华民族的生存大计。作为主战派的魏源同样不出其外,其爱国御侮思想,也只能是与忠君救主观念紧密相连。

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1840年的鸦片战争是中华民族难以忘怀的屈辱记忆,正是在那场战争中,号称“天朝上国”的清王朝被前来叩关的英国打得落花流水,被迫签订屈辱的《南京条约》。从此,中国一步步迈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

因此,“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提出,尽管在当时中国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确实乃抵御外侮的上上之策,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反抗侵略的作用,但它过于单纯地强调国家与侵略者的矛盾,把它定位于纯粹的“边事”看待,从而导致简单的“师夷”即为“制夷”,加上骨髓里不变之“道”,从而完全可以肯定,“师夷长技”不可能真正达到“制夷”的目的,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当时中国积贫积弱、落后挨打的局面而达到振兴中华的目的。

鸦片战争后,面对西方列强的侵略,有的人被列强的“船坚炮利”吓破了胆,认为中国今后只能对外妥协,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以求“中外相安无事”。

因此,“师夷长技以制夷”的结果也只会与闭关锁国殊途同归而已,稍有不同的是,闭关锁国是关上国门“夜郎自大”,而“以夷制夷”顶多是闭关锁国之后在清王朝的国门外增设“师夷”得来的几艘洋船洋舰、几门洋枪洋炮以镇守国门、安享太平而已。

“师夷长技”虽不失为当时一种权宜之计,但它表明了当时国人急于求成的心理,“我有铸造之局,人习其技巧,一二载后,不必仰赖于外夷”,这很符合当时国人急功近利的心理,想象只要用上一二年的时间,就可大干快上,“赶超英美”,很天真,很愚昧,很无知。

作为当时比较先进的地主阶级知识分子代表人物,魏源通过对鸦片战争失败原因的认真反省,既认识到了中国的落后,承认西方列强有其“长技”,同时又没有丧失反抗列强侵略的勇气,认为中国只要把列强的“长技”学到手,就一定能打败侵略者。正是基于这两方面的认识,他提出了“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思想。这一思想后来便成了向西方学习的思想源头,在中国近现代思想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

首先,“师夷长技以制夷”这个观点无论它怎样提都摆脱、突破不了传统夷夏观的藩篱。翻开史书查阅一下,“夷夏”(华夷)观念在中历史上源远流长。早在上古时代,“夏”和“夷”只是两个表示地域和民族的观念,约至春秋时期,“夷夏”开始走样,逐渐被赋予文化的意义。“夏”代表正宗、高贵、文明“夷”则代表偏庶、卑下、野蛮。自明朝开始,随着日本和西方列强的入侵,“夷”的含义由专指少数民族逐渐变成了蔑称西方侵略者的一个概念。

不可否认,“师夷长技”确实“师”了些“长技”,诸如制造战舰火器、养兵练兵之法等。但除此之外且看还“师”了些什么?且来看看:“广东互市二百年,始则奇技淫巧受之,继则邪教烟毒受之;独于行军利器则不一师其长技。”一些官僚士大夫将西洋精工艺器,如钟、表等视为“奇技淫巧”,但又暗中以之为宝。就是杨芳这样的武将也不免俗,趁赴广东参赞军务之便也欲收购之。真可谓国门未开,苍蝇蚊子早已飞将进来。更值得一提的是,李鸿章将“师夷长技以制夷”付诸实践,大办洋务运动,结果甲午一战,北洋水师全军覆灭。这个事实足可说明“东施效颦”在当时千疮百孔的中国是不可能成功救国于危难、解民于倒悬的。谭嗣同认为,轮船、火车、枪炮等,都不过是“洋务之枝叶,非其根本”,他讥笑洋务派对西方的“法度政令之美备,曾未梦见”,其言一针见血一语道出了其“东施效颦”的弊病之所在。

另外,魏源还满怀自信地憧憬未来:“尽收外国之羽翼,尽转外国之长技为中国之长技,富国强兵,不在一举乎?”这在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不顾历史现实,难道不是一种善意的主观空想吗?更为甚者,魏源的“师夷”基本上不依赖外国。他说引进外国先进技术,重在学习自造,“尽转外国之长技为中国之长技”,“中国智慧,无所不有”,“一二年后,不必仰赖于夷”,真是闭门造车,夜郎自大得有点离谱了。

历史事实也证明,“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提出,在近代中国确实起到了开榛辟莽、启蒙发轫的作用。但是,我们往往都特别注重其积极意义,而往往忽略其局限性。殊不知,在特定历史背景、历史条件下提出的“师夷长技以制夷”,不可避免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表现出了一定的历史局限性。

此外,“师夷长技以制夷”思想带有一些不切实际的特征。作为一个开明的地主阶级思想家,魏源并非职业军人,也非军事家,因此,这局限性自然决定了他只能以一个爱国知识分子的身份提出他自己一厢情愿的设想,从而难免有闭门造车之嫌,难免带上略显粗糙的空想特征。比如说,在虎门外的沙角造火器局,“广东虎门外之沙角、大角之处,置造船厂一,火器局一,行取佛兰西、弥利坚二国各来夷目一二人,分携西洋工匠至粤,司造船械,并延西洋柁师,司教行船演炮之法。”这就很明显,没有从军事常规的知识角度去考虑其安全性、隐蔽性等问题,而犯了兵家之大忌,这就是他缺乏军事常识而凭空设想的体现。

再次,“师夷长技”难避“东施效颦”之嫌,表现出急功近利思想。“师夷长技以制夷”观点的提出,这在当时应是很有创意、很有积极意义的,现学现用、现炒现卖,不失为应急之计、权谊之策,这是值得肯定的。但不顾当时清王朝“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倒,内囊却已尽上来了”的具体情况,在一付积贫积弱、“但有死气无生气”的烂摊子上“尽学西方之长技”,自然无异于“东施效颦”,就像那“麻袋绣花,底子太差”,是“绣”不出什么好东西的。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8722,其次,“师夷”表面上看来是为了“制夷”,打“洋鬼子”,但追究其根本目的乃是“保君”“保皇”。魏源毕竟是一个地主阶级的知识分子,因此,魏源“强国”的思想只是单纯强调国家与外来侵略者的矛盾,并没有把其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他也上升不到一定的高度,不可能把“师夷”、“制夷”作为与国内的腐朽封建统治相联系的政治问题处理,而只是作为纯粹的“边事”来看待。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正史有趣 丨 “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受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